当前日期:

奔赴革命圣地延安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7-04-26 18:52:07 浏览次数:1230次 标签:
摘要:无

云志安 是在土默特高等小学恒升老师的动员下去延安的。

1939年,云志安在土默特高等小学上学,恒升是班主任。他利用各种机会,对学生进行抗日思想教育,启发学生的爱国热情,在此基础上,秘密动员学生去延安。那时,他先找最可靠的学生谈去延安的事,然后由思想觉悟好的学生个别串联。有一次,云广生找云志安谈了去延安干革命的事,云志安听了很兴奋,坚决要和他们一起去。

1939年暑期,云广生秘密告诉云志安最近就要走,让做好准备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云志安先找到云自忠(也是土默特小学的学生)联系,两人商量好一起从厚和(呼和浩特)出发先到察素齐。

察素齐驻有“防共二师”和日本军队,去察素齐必须格外谨慎。他们到了察素齐,暂住在云自忠家。他家里人知道云自忠要去延安就一齐反对。他的奶奶、妈妈说,你走了我们全家没有一个男人(云自忠的父亲在外做事长年不回家)怎么生活?哭成一团。看到这种情况,云志安也感到为难,第二天就另找亲戚家住下。还有几个同学因被家人追回阻拦,没有去成。

在察素齐住了五六天,大青山党组织派工作人员张禄来和他们联系,问有什么困难和要求。大家都说没有。一天早晨,党组织派人通知他们在察素齐铁路南的高粱地里集合。去的人有“土小”的云自忠、云祥生、云林秀、云志安、张玉庆、李永年,还有女同学巴增秀。在那里他们见到了贾力更同志。云志安早就听说过贾力更这个名字,但始终未见过面。这次见面留下深刻印象。他大约三十来岁,中等身材,很魁梧,脸黑黝黝的,看上去像个地道农民,很机灵,说起话来很有条理。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张禄。贾力更和张禄问了一些情况后说: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,现在我们就动身去延安。大家都说没什么意见。于是,贾力更、张禄同志就带领着这些青年人向南出发了。

当天下午走到小里素村,住在云三毛家(云三毛是乌兰夫舅舅的儿子)。在小里素村见到了李文精。第二天,由塔布子来了一大批人,其中有云世英、云升格、云曙碧(女)、云琳(女)、布赫、云成烈、云成光、云照光、赵俊生、成义等。大家商量好从小里素村向西南方向进发。考虑到人较多,行动不方便,决定两三个人分一伙走。前边带路的人用暗号和路标做指示与后边的人联系。这二十几个人走到天黑时,到达黄河边上一个叫四先生窑子的村子,住在一个老乡家里。

大家走了一天一夜,又累又饿,老乡给他们煮了一锅稀饭,在院子里围了一圈吃饭。这时,突然闯进来几个伪军,端着抢大喊:不许动!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由于缺乏经验,一时不知所措。贾力更同志很沉着,他考虑到一群年青人没有什么政治身份,估计问题不太大;可他是共产党员,目标明显,弄不好会连累这群年青人。于是他端起饭碗假装盛饭,溜出了院子。伪军们端着枪走进院子,对这些年青人进行盘问、搜身,又搜查了他们住的房子,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。接着又把当中几个年龄大些的拿绳子捆起来审问。大家都说是逃难的,到黄河那边投奔亲戚。这时,村里的老乡也都同情他们,对伪军说:“人家都是娃娃女人,也没有搜出可疑的东西来,他们就是个逃难的,不要为难他们了。”折腾了一阵子,伪军们也缓和下来,顺口对老乡们说:“你们谁担保?”,老乡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大家担保!”。于是,给松了绑,叫住在原地,等第二天再说。第二天一早,李永年想起他有个姑姑,就住在离这里二里多路的小召村,于是他们一大早就来到小召村李永年姑姑家。他们家日子过的也不富裕,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人,吃一顿饭也真够为难的。可尽管在这种情况下,主人还是热情地接待了这些年青人。

在小召村得知,昨天伪军抓他们的时候,住在另一个地方同行去延安的张玉庆、云自忠也被伪军抓住了。当时逃出去的除贾力更外,还有云升格、云祥生、云三毛、布赫。后来到了小召村后,伪军把张玉庆、云自忠也放了。到小召村的当天晚上,李永年的姑夫回来了。他姓奇,是准格尔旗蒙古族人,曾在伪军里干过事,还当过连长。当他听说这些逃难的年青人被抓的事后,非常生气,立即把那个伪军连长叫来数落了一顿,伪军连长向他说了道歉的话才算了结。这场危机总算过去了。

大家心情平静下来后,马上商议下一步的行动。一致认为,首先要把跑散的人找回来,同时要把我们脱险的消息报告大青山党组织,让他们放心;其次就是尽快渡过黄河。

张禄同志把返回送信的任务交给了云志安,同时告诉云志安怎样找党组织,以及向组织报告的内容。临行前,张禄把一套民团伪军服装让云志安穿上,说这样行动方便。当天下午,云志安就往回返。

到了董尔坝河。正愁没法过河的时候,从河的远处漂过来一只小船,云志安大声把船喊过来,并且对撑船的老乡说了许多好话,才勉强把他渡过河。快到半夜时分,云志安赶到了小里素村。就在进村前,突然从高粱地里窜出一个大汉,把他吓的浑身冒汗、头上冒火,不知说什么好。后来这个人说,他是小里素村的人,问:“你们不是被伪军抓住了吗?我们正为你们担心呢!”。听了这话,云志安才放下心,说我是来找三毛的。他说:“那好,我领你去找”。于是他们一起进村到了三毛家。第二天早上,云志安把张禄告诉的话对三毛讲了。按张禄的嘱咐,叫三毛把奎璧找到,告诉奎璧他们已脱险的情况,并请奎璧把这个情况转告大青山党组织和贾力更同志。同时请奎璧给筹划一些钱,买几头毛驴。

三毛听了这些情况,马上就去找奎璧,让云志安等一天。第二天奎璧来了,他没有进村,是在村南边一块高粱地里和云志安见了面,云又把情况仔细说了一遍。奎璧听了很高兴,说组织上听说你们被抓的消息很着急,正准备设法营救你们。这回知道你们脱险就放心了。至于筹钱的事,你等一天,我去准备。又隔了一天,他按时把钱和其他东西给送来了。

云志安拿上钱和其他东西又往小召村返,路过大岱村时,与云升格相遇,又找到布赫,三个人一起返回小召村。云志安把见到奎璧的情况向张禄作了汇报,把带来的几十元蒙疆票交给张禄。张称赞云志安事情办得好,并说准备尽快过黄河。在云志安返回小召村前,张禄已把大批人马送过了黄河。云志安在小召村住了一两天,在张禄的护送下也过了黄河。

过黄河的那天,动身比较晚,到了黄河边时,天已经黑了。黄河岸边没有船,也没有人,正发愁的时候,看见对岸划过来一只小船。张禄大声喊了好长时间,那条小船才慢慢过来。双方看清楚以后,经过交涉,老乡才同意把我们三个人,以及一头小毛驴外加一袋白面渡过河。刚一上岸,有两个国民党兵把守,正要搜身,见我们有白面就停住了手。我们看在眼里,马上说,正想给“老总”送点白面。于是给他们装了满满两帽子白面,同时把带在身上的两条金枪牌香烟拿出来,给他们每人几盒,两个国民党兵非常高兴。就这样他们比较顺利地渡过了黄河这一难关。

过了黄河往前走到达塔并召的时候,天已经很晚了,先期过河的同志们早已睡了觉。云志安、张禄等一到,他们都起来问长问短。一路上的艰苦程度是可以想象的。但是,大家一心想去延安,这点困难就不在话下,谁也没有一点怨言,只盼早日到延安。

塔并召这个地方是托克托县国民党游击县政府的驻地。当他们知道了这些年青人是要去延安时,他们说:去延安?那是共产党的老窝!吃小米,住窑洞,成年累月劳动,学不到什么,还是不去为好。不管他怎么说,丝毫没有动摇了这些年青人去延安的决心。后来他看劝说没有任何效果,也只好作罢。附近有一个电台,电台的负责人听说这里暂住着一群投奔延安的青年人,也想阻拦。于是派人找他们谈话,请他们吃饭,劝他们不要去延安。但是,这些年青人不怕千难万险,不听花言巧语,仍然一心去延安。他们觉得说服不了,也只好作罢。

离开塔并召后继续往前走,他们遇到了马占山部队的盘查审问,又遇到国民党部队的阻拦刁难,还遇到国民党特务的威胁利诱。但不管什么困难,都没能动摇这些年青人去延安的决心。

最终,经过20多天的艰苦行军,云志安一行到达了向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。从此,他们在党中央、毛主席的亲切教导下,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。